365bet足球比分|365bet足球投注|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老实即力量,那是中國6000年來的性壓抑

2019-09-29 04:18栏目:内地娱乐
TAG:

  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做儿女的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接口推脱、推迟。父母却会步步紧逼。不管是在我们的本土,或是在国外的华裔家庭。为了考虑到父母的感受,或者是应付交差一样的,过年过节的时候就会有人租临时的男女朋友回家见父母。想想这个是蛮好玩的!
  同志行为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更是不被允许的。于是伟同千方百计的想隐瞒,然后假结婚。本来他只想搞个仪式,领个证的。老人家会想要个热热闹闹的喜事,于是有一出热热闹闹的喜宴。在新人向长辈行礼的时候,老父亲很爽朗的笑了。还语重心长的和小两口传授夫妻相处之道......
  只有在我们的文化里才有这样一出喜宴吧

         我,也不例外。

 平实即力量
                                ——浅析《喜宴》的叙事风格以及视听语言

      剧中的父子,像是两种文化对立冲撞的符号,就像《喜宴》中的男主角是同性恋,在美国寻获挚友,找到自我认同,想自由地做自己,在融入当地文化的同时,又发现父母以东方的传统意识又会把他拉回所谓的“孝”——延续香火。

      喜宴讲述的是一个名叫高伟同的美籍华人,他事业有成,应属青年才俊而且在美国也有了自己的同性伴侣——赛门。远在大洋彼岸的父母并不知道伟同的性取向,一直为着伟同的女友而担忧着。为了打消父母的担忧,于是赛门给伟同出谋划策,他们请来了一个在美国打拼多年却一直郁郁不得志的艺术家威威来借此搪塞父母。没料想到,兴高彩烈的父母竟然赶到了美国,无奈之下,威威只能和伟同假装结婚。在父母的逼迫之下,伟同和威威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办了一次婚宴,也就在婚宴的那一晚,伟同和威威弄假成真了。得知威威怀孕的事实,赛门气得用英语当着伟同的父母面前和伟同大吵一架。也就因为那次吵架之后,伟同的“小秘密”被父母得知了。这个看似幸福,平常的家庭,其实深深埋着的都是无奈和幸酸。
                          
                         叙事风格:平实中的惊心动魄
    “所有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每个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是《安娜卡列宁那》中所写的,托尔斯泰这位举世闻名的大文豪用平实无华的语创作了一本厚厚的世界名著。同样是运用着朴实无华的叙事风格,李安在短短的时间内讲述了一个家庭的悲喜剧。于我看来,这个家庭的“悲”是常在的,由于理解、文化差异以及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不同,这些“悲”是永远不会消失。而“喜”却只是暂时的,甚至是建立在“悲”之上的。比如电影中最浓墨重彩的两笔,一是伟同的喜宴,二是威威的喜脉。
    个人认为导演在本片中最下足功夫的地方就是在“喜宴”上。导演准确地捕捉到了中国人对于喜事的独有认知,比如威威第一次见伟同父母的红衣红鞋,到作为婆婆的伟同母亲送给威威的红包、红珊瑚胸针、红嫁衣以及红旗袍,特别是在喜宴之上,虽然伟同和威威仍然是穿着婚纱和西装,但红灯笼、红地摊却是充满了浓浓的“中国喜味儿”。当然,仅仅只在色彩上显示出中方文化是不够的,特别是当中西方文化出现碰撞的时候,李安并不急于使这两种文化发生激烈的碰撞,他是一个娓娓道来的导演。
    先是给整个婚礼现场大全景,大厅内一张张标准的中国式的圆桌和不断喧闹异常兴奋的客人,导演并没有夸张亦没有减少力度,他只是还原出了中国人办一场喜宴时最真实的状态。当伟同父亲上台为新人致辞,电影运用了拉镜头,从近及远,镜头之下,伟同父亲压抑住狂喜的心情转而去感谢远道而来,却与伟同毫不相干的王主任身上。在渐渐远去的镜头之下,也表明了中国式的“喜宴”背后除却有着老陈口中的“孝道”,用来传宗接代、光宗耀祖的传统使命,还有着面子工程的完备程度。影片里是借着老陈的口而说出来的。老陈是伟同父亲的旧下属,但多年之后仍然对着伟同父亲毕恭毕敬不敢怠慢。所以,“喜宴”有着权利、阶级的压抑,但更有着中国“性”文化的解放。但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全场的华人都用着筷子敲击着玻璃杯,这些敲击的响声逼迫着伟同和新娘威威作出一切亲热的动作。在全场敲玻璃杯的时候,导演又给喜宴全场来了一个大全景,在这个镜头里,满目皆是玻璃杯和客人用来敲击的筷子,这便是典型的中国式“喜宴”敲敲打打,到处起哄。就在这个时候,导演又用看似无意的几个近景或者是中近景给了外国宾客的一些镜头,他们的惊讶、疑惑和嘲讽流露无遗,特别是导演反复地使用,而且丝毫不显刻意,于是中西文化的碰撞和隔阂在“喜宴”上无声无息地发生着。
    如果说几个外国宾客的镜头无法起到导演想要的叙事风格,那么在小罗手提着绑在线上的食物,嘲笑着伟同“有种要新娘没种吃”的时候,镜头十分刻意地给了赛门一个特写,尴尬、无奈、不理解,中西方对于婚姻、性、婚宴的差异之下的理解在这一场婚宴上表露无遗。正如李安导演在影片中扮演宾客所说的那样:你正见识到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这些可以在西方人眼里是闹剧的中式喜宴,在李安客观的镜头下让人深思,入目皆红的红被子、红床单、红旗袍以及朋友同事来闹伟同新房时所带来的红灯笼,不能说是中国人的“性”压抑导致了影片里威威的怀孕、导致赛门和伟同争吵,就好像是伟同父亲的固执、隐忍、沉默,这便是中国文化里不能缺失的部分,但又像爆竹点燃前的引线,时间越久挤压的情绪越浓,在真正爆发的时候又会让西方人愕然。“我以为中国人都是柔顺的、沉默跟数学天才”,而当一场喜宴之后,一切归于正常。
    但对于李安的电影来说,这场喜宴过后,他的伏笔已经全部填补完整,观众们或是期待或是不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去。当事实的真相公之于众,“喜宴”会不会是一场“葬礼”?
     导演的叙事风格是平实无华贴近生活的,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寻常的故事,加之这般的叙事风格,电影看起来更加的惊心动魄,耐人寻味。
  
                         视听语言:不动声色的演绎
    这是一部用喜剧的糖纸包装着的悲剧,导演的镜头语言更偏向于冷静与客观。
    好比是电影中可以算作是高潮点的赛门和伟同的争吵戏,导演并没有使用快切或者是特写,而是以一个固定的全景,来把阳台上的伟同和赛门,饭桌上的父母亲和威威全部呈现在了观众眼前,这一场戏是电影里最容易让观众高度集中的,而出乎我的意料,导演没用使用一个特写,仅仅只是移动了镜头,从阳台到饭桌,再从饭桌争吵去了阳台,又从阳台回到了饭桌,导演像一个诚实的叙事者,没有用一点点技巧,因为剧情本身已经足够抓捕观众的情感,这样的镜头语言,是更有便于观众客观的审视,甚至是反省。当威威站起来参与这场争吵的时候,这场戏却戛然而止,威威对着镜头质问着赛门和伟同,赛门背对着镜头难以看出他的面部表情,威威站在最暗最远的地方,表现出他阴郁的心情和作为美籍华人,中西文化在他身上存在的矛盾,值得注意的是,除却母亲一脸茫然听不懂英文之外,父亲却仍然镇静地吃着饭菜,仿佛一切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一场戏,像足了一副生活气息浓重的画卷,虽然简单,却包含着导演的良苦用心,除却之前所有的伏笔,酝酿的情绪终于要爆发,我们并没有看见父亲的震怒,反而是看见了“克制”、“沉稳”,即使是在激烈的争吵,也只是父亲一双有力的筷子轻巧地夹起饭菜放进嘴里咀嚼,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不动声色,但处处都饱含着危机,就在这次看似平静无波的争吵过后,父亲加剧了病情,得了轻微的重风。
    在那场争吵戏过后,电影的走势是缓缓往下的,电影尖利无比的矛盾慢慢被情感掩藏住了。当得知父亲住院之后,电影使用了晃动镜头,和表现伟同焦急的配乐。值得一提的是,父亲得了轻微中风之后,曾经两次和赛门单独出门。电影中,这两场戏的色调是以柔和的暖黄色为主,第一次单独出门是赛门为父亲做康复运动,父亲坐在桥上,赛门半蹲在地上,全景的镜头使得观众仅仅只能看到父亲和赛门的剪影,看不清父亲所思所想,到这时可能在观众心目中,父亲仅仅只是一个固执、好面子的退休军人。而就在赛门和父亲第二次单独出门,镜头使用了与之前不同的中近景,虽然仍然是背影,让人无法看清二人完整的面部表情。但暖黄色调衬托,让他们的矛盾有了缓和的趋势。特别是当父亲拿出一个红包递给赛门的时候,一个父亲的隐忍、镇静和用心已经达到了极致,就像是赛门满腹疑问所说的:“我不明白。”父亲用无奈的口气回答着“我也不明白。”中近景让赛门和父亲的交流更进了一步,而赛门和父亲都背对着镜头让观众有了无限的猜测,父亲是什么时候得知一切的事实真相,是喜宴之前还是喜宴过后,抑或是在更早的时候?导演看似平淡的手法,把一个不平淡的故事,深深地印刻在了观众的心里。
    《喜宴》中还有一些有意思的镜头,比如收到婆婆礼物的威威要去试衣服,从左边门出去,而伟同带着赛门从左边门进来给父母送礼,当赛门递上西方式的礼物时,父母亲的脸上写着不满意和尴尬,这时电影加上了威威的一个镜头,她正拿着红包里的钱一脸的惊讶。当威威试好衣服,站在景深处的时候,所有人都围了过去,除了赛门一人孤零零站在最左边。这些都反应出了中西文化的差异性。当然,对着赛门和伟同的同性之恋,电影也有着几处有寓意的镜头,比如赛门和伟同以为家里没人,激情迸发的时候,镜头里突然出现了挂在墙壁上伟同的全家福特写,在机场送别时全家人本在兴致勃勃地翻动着相册,全在看到伟同和赛门的合照时,突然关上相册的镜头等等。就像是父母亲在影片结尾时的对话,“你高兴吗?”“我高兴。”他们背影在机场里的走廊上更显得孤独、无奈,当父亲举着双手进行着安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到了父亲的无力、脆弱和年老,即使他以前是一位军官,但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还是不得已双手投降,而导演在此时仍然是用着最冷静最客观的中近景固定镜头,导演仿佛是跳脱出了这个电影故事之外,期望去观众些什么,电影写了父爱、母爱、男女之爱、同性之爱,电影同时也表达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矛盾、包容、理解,而令我叹为观止的是,导演尽量克制给观众强加思想,大多都用的固定的镜头,或者是距离适中的全景、中近景,这样的冷静和客观,是其他导演难以做到的。
    电影可以有特技,可以有完美的构图或者是动人的配乐,但我认为,导演的电影语言和故事的深刻性是最为重要的,《喜宴》完美地诠释了平实无华的风格,用喜剧的外衣给观众讲述了一个无法找到解救方式的悲剧故事。

       剧中的碰撞数不胜数,结尾却是隐忍的,当西蒙、伟同、威威以及母亲四人选择隐瞒时,最后Simon和父亲间的秘密画龙点睛,打破了故事的结构,也许大家可以都了解这个秘密,只是心照不宣。在李安的电影里,种满了矛盾的调和,碰撞到最后,剩下的都是妥协。
       有人说《喜宴》结局是完美的,我倒不赞同,因为所有人都选择了退让,所有人也都哭了。你要“求全”,就一定要受些“委屈”,结局不能说是“快乐”,只能说相对完整、统一。
       父亲“求全”有了孙子;母亲“求全”换得隐瞒;伟同“求全”给父亲一个交代;威威“求全”有了绿卡;Simon“求全”给伟同一个向父母交代的机会。
       电影里的父亲真是个“狠角色”,讲厚道。所谓讲厚道,就是装糊涂,各取所需,他们那一代的人就是这样,许多事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看似糊涂,其实心知肚明。

                                                                                 奇诺 字

        虽然李安认为电影的重心不在“同性恋”这个问题上,但我不得不说,这部电影搅出了非常重的文化现象:在东方传统思想的影响下,所谓的“孝”在面对自己本性的时候,究竟该怎么处理?我想《喜宴》给的不是一个完满答案,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能“隐忍”多少?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与那“五千年来的性压抑”。

     一直想看《喜宴》,读完《十年一觉电影梦》,立马决定观影。如李安在书中所言,唯一一次出镜献给了《喜宴》中的喜宴,就一个镜头,一句台词“那是中国五千年来的性压抑!”,这句话我憋在心力很久了,不吐不快。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足球比分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实即力量,那是中國6000年來的性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