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足球比分|365bet足球投注|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可惜的是结尾,国境之南

2019-09-20 15:51栏目:内地娱乐
TAG:

   之前是因为听说《海角七号》和《集结号》还有《长江七号》不一样,不是什么卖座的流行大片,才打消我我抵触和拒绝的念头。看之前朋友说是台湾的比较文艺的电影。
   
    心想台湾电影现在比较低迷,当然低迷有低迷的好处,不会将“大众”的品味引向更加恶俗的深渊。我很欣赏台湾的导演,像侯孝贤,杨德昌,李安(也算进去)。包括《蓝色大门》的导演。其实你仔细好好的揣摩的话,发现他们对中国文化有关传承和根的理解及表达上要比大陆做的好,我是指感受上。至少他们的姿势很一致,表里如一的把电影当做责任和真情实感。所以这么多年也没生出个像《无极》《英雄》《十面埋伏》这样崇洋媚外的怪胎来。台湾导演到目前接受不了的是蔡明亮,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完整把他的电影都看完,当然这是需要勇气的。前段时间听到杨德昌逝世的消息,不知说什么好。

带班邮差、业务员、机车行鼓手、原住民警察、老邮差、上国小的小学生。就是一个这样台湾本土化的电影,这部电影没有大明星,三千万也谈不上大制作。在写作电影《海角七号》的之时,导演魏德圣还是台湾影坛的一个无名小卒。但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海角七号这个故事是完全没有办法靠一个小成本的投资和一个好哥们组成的哦草台班子来完成的,因为这个故事貌似是在讲述一个海滨小镇如何举办音乐节的胜过味道浓郁的清新小喜剧,但庞杂的任务图表和多线索的叙事结构已经注定这是一部标准的大电影。更何况这个立足当下的电影还与浩荡的历史风云紧密联系在一起,他的情怀是可以直接与《悲情城市》这样的史诗作品对接的。导演魏德圣通过有关途径贷款2000万新台币,同时向各个渠道募集资金最终以三千万的投资完成了这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台湾电影。

编者按
“希望到2007年,电影(动画片《追风》)上映的时候,能够撼动全世界的电影观众。”那是2005年5月18日晚上,杨德昌导演在戛纳的海滩上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候表达的期待,那年的戛纳应该是杨德昌导演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2007年6月29日,杨德昌在美国加州贝弗利山庄的家中去世,他的动画片《追风》其实在2005年已经正式叫停。好友张毅和余为彦在杨德昌去世后,已经重启《追风》的制作,讲述一个宋代少年的武侠传奇,“希望可以借动画找到自己的文化”。
  2007年12月8日,台湾金马奖授予杨德昌终身成就奖,颁奖人之一是和杨德昌一起并称为台湾新电影旗手的侯孝贤。镜头闪回到2005年的戛纳电影节,那一年,华语电影有三部入围竞赛单元,杜琪峰的《黑社会》、王小帅的《青红》和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
纪念杨德昌,也是为了追寻台湾电影最好的时光。

     
   《海角七号》到最后那场演出之前,我就在想,真不容易。导演真执着,不惜想到用“轴”到底的心态让我拍手鼓掌。可惜的是最后那几下子一下把我从渐渐升起的姿势垒了下来,还是硬生生的。虽然比起很多煽情电影,最后加的糖并不夸张,可是一下子加进来这些,我还是会腻。记得我当时说完了,情,还是被煽起来了。我的意思不是电影不要煽情,而是换个高深一点的方法。不要这么“类型”。所以如果《海角七号》在之前打分的话,我可能会打80分,然而现在只能打个69分。然而这部电影仍然值得一看。

在此还要推荐一部台湾电影《云水谣》,其实它已经不能算是完全的台湾电影了,因为它是一部合拍片,但是台湾化的情绪依然很浓,叙事宏大,情节动人,急剧时代感,摄影很美。

PS
台湾电影最好的时光——纪念杨德昌逝世一周年

   最早看的能够特别好的传递只有亚洲人才体会得到的那种细腻情感应该就是《情书》感情在这两部电影里是最美好的,不刻意,不夸张。仿佛就像很多人也许能体会到,爱情最美好的阶段,是在它刚刚萌生的时候。

台湾电影(其实中国的每个导演都会纠结),多年以来纠结于一个命题也就是应当真实的反应现实,还是彻底的商业化,这显然是台湾新电影运动留下来的一个让人难以解开的疙瘩,从资深影迷和电影研究者的角度来说,台湾新电影运动留下了,华人在电影艺术和电影本体上的最为深邃的探索。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等人的作品毫无疑问是会永远存留的经典之作。但也总有人将台湾电影的衰落与这些导演大师的风格乃至他们的影片在商业上的失败联系在一起。但这种观点在今天看来显得多少有些懵懂无知,台湾电影衰落的确有他自身的原因,但这个原因决不能归结到台湾新电影运动身上,因为我们在讨论此问题的时候,绝不能回避电影的本性,它是一种记录真实的载体,作者能够在这方面利用电影这种媒介更加准确的呈现时间的真实性,这种记录可以为电影成为一套工业生产模式提供一个基础作用和类型产品的。也就会说,电影这个概念当中应包含各种各样的类型。有作者风格的,也有更偏向于商业追求的,这有这样电影工业才能形成一个有机的有自循环系统的有机生命体。当一个电影工业可以满足电影本体和商业的双重要求的时候才有可能真正繁荣。

台湾电影的生与死,是否取决于一部《海角7号》,需要时间来明证,可是台湾是一个怎样的问题,《海角7号》应该可以提供解答的路径。

  回到《海角七号》,不管怎么说,以上都是我认为罢了。但是我想这部电影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失望的

再说台湾电影之前首先要说我认为质量上乘的电影《海角七号》这部电影,《海角七号》剧情描述一场在恒春夏都沙滩酒店沙滩上举办的大型演唱会,由于当地人的坚持,暖场乐团将由当地的乐手们组团演出,于是代班邮差阿嘉(范逸臣饰)、小米酒业务员马拉桑(马念先饰)、机车行鼓手水蛙(小应饰)、原住民警察劳马(民雄饰)、老邮差茂伯(林宗仁饰)、正读国小大大(麦子饰)七拼八凑组成了一个‘破铜烂铁’的乐团,让个性严谨、心情烦闷的演唱会日本籍监督友子小姐(田中千绘饰)伤透脑筋,其中总是不肯好好配合练团的主唱阿嘉更是无时无刻不惹毛她,随着演出时间愈来愈近,两人的冲突也愈演愈烈,没想到一份装在写着日据时代旧址‘恒春郡海角七号番地’邮包里的过期爱情,竟在半世纪后,悄悄牵起了另一段跨国之恋。

跟一位世界级艺术家合作
魏德圣
  
  去年10月,我在南台湾的恒春拍摄《海角七号》电影。除了我,摄影、灯光、录音都和杨导工作过。我从来不知道杨导对我的影响那么大。
  有一天拍摔车的戏,因为路况和配合临演的问题,让我好几次对着制片助理大骂。录音师问我:“为什么你对助理那么凶?以前你在杨导那边天天被他骂,但你现在骂人的样子也不输他!”摄影师好像也曾经这么告诉我:“你在现场双手叉腰的样子跟杨导真的很像。”我沉默了好久。我从杨导身上学到的只有动作外形吗?有没有学到他的内在?
  杨导很凶,杨导很孤傲——这是不认识他的人对他的批评。杨导很聪明,杨导很坚持,杨导很精准——这是跟他工作过的人的评价。杨导很安静,杨导很单纯,杨导很在意一般人对他的看法——这是我对他的尊敬。
  虽然我只参与了他在1995年拍摄的《麻将》,但短短的一年里,我从一个开车的助理到副导演,从拍摄前和他独处聊天,到拍摄时常挨骂而渐行渐远。我跟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家工作,参与了那美好年代的末期。
  《海角七号》在杜哥那边做声音的时候,我跟杜哥(杜笃之)诉苦说我负债3000万新台币,撑了一年才完成。杜哥说杨导当年拍《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时,才第一个月就连吃饭钱都没有了,最后还是撑足了八个月的拍摄期,而且一个镜头都没有妥协。我骄傲高兴,因为从杨导身上学到的不止是动作,还有态度。回头看,才会发现自己受他影响有多深。
  我说,杨导是个好人,即使他的感情有失败,即使他的脾气有失败,但是我相信在他离世的剎那,都还保持着出世的纯真。
  (作者为杨德昌《麻将》副导,《海角七号》导演)

    在这我还是忍不住想说《蓝色大门》,画面没有很华丽,但是那种微妙的气氛会让你体会到导演的控制力非同一般,因为和主题太吻合了。还有电影的对白,看似平常的想白开水,但实际上蕴含了很多,但也许只有真正体会到那部电影整体的人才会多么感动,反正我是被里面平淡的对白和独白感动的眼睛湿了……这部电影是恰到好处的传递出了最能打动我们的东西,就凭这一点,已经足够让我认为它的了不起了。

在中国大陆对面和我们隔海相望有一个神奇而美丽的海岛,那就是我们的宝岛台湾。一提到台湾电影我们就会想到“小清新”,仿佛“小清新”就是台湾身上的一个代名词似的。从一开始的《蓝色大门》到《不能说的秘密》再到《星空》《海角七号》等等,这都给台湾电影带来了一种小清新的感觉。

先说点事后而非题外的话,开始知道这个电影,是今年6月,当时正在策划一个杨德昌逝世一周年的专题,通过辗转的联系得到魏德圣导演的一篇纪念稿子;又通过舒国治先生的指点,联系上余为彦先生……4个版的专题,曾被质疑是否太多,可是我心里知道值得。写编者按的时候,手心一直在出汗,尤其是最后签版时刻必须填充大标题的时候,还是有些雾水,于是领导说,就从编者按最后一句来吧,于是那个纪念专题就叫“台湾电影最好的时光”。

 

还是说回到《海角7号》吧,魏德圣那篇纪念杨德昌的不长的文字,我读到了很多感伤和惴惴,那时他肯定没有想象到,3个月后,他这部“负债3000万新台币,撑了一年才完成”的电影,会成为台湾放映历史上最卖座的华语电影,并且成为台湾岛内的文化以至社会热点,带动出强劲的“海角”狂潮,持续发酵,而在我在书写这些文字的时刻,《海角7号》即将成为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问台湾首选观看的一部影片。

2007年六月三是日,随着台湾著名导演杨德昌的去世,作为台湾电影最为著名的代表人物,杨德昌的离去等于正式宣告,历时二十每年,涌现了一批世界级大师的“台湾新电影运动”宣告终结,然而吊诡的是在杨德昌去世之前,在台湾电影圈,早有无数人站起来宣布:台湾电影已死。实际上2011年台湾作为单独关税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开始,好莱坞电影市场不再受进口配额的限制,大量好莱坞电影一涌而入,占据大部分电影市场,台湾本土电影的发展空间被挤压到最小程度。甚至是杨德昌这样的蜚声全球的大师级导演他所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一一》都无法在岛内上映,台湾影人一片愁云惨雾,很多人放弃了电影事业,更多的人则是进入大陆发展,台湾电影被抽空了血液,产量急剧下滑。没人拍电影,其实更多的是没钱拍电影。

《海角7号》之前,我看了陈怀恩的《环岛练习曲》,去年代表台湾去冲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陈怀恩曾是侯孝贤摄影来着,而魏德圣曾是杨德昌副导来着,这样的传承和比较,是我进入影片讨论的出发点之一。几年前,曾经在《万象》上看过朱学勤先生的一篇文章,讲到他去新加坡访学,检讨自己的中原心态,我和几个朋友就此展开过讨论,关于港和台。我觉得,“广东人”侯孝贤、“上海人”杨德昌(还可以包括“江西人”李安)等,魏德圣的前一辈台湾新电影导演,他们对于中原还是怀抱着寻根、遥望、矛盾、徊惶、欲言又止的心态,家国的情愫暗涌,意识形态的纷争,多少都让他们难以超脱相当困扰。在台湾族群对立严峻的阶段,侯孝贤曾经一度亲身上阵投入政治活动,用老话说是儒家传统,用相对新的话语是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魏德圣作为杨德昌的徒弟,根上说是个知识分子,大小不论,《海角7号》和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不是一个世代,用教母焦雄屏的话说,“太超过世代”——“太超过”是今年台湾的流行语,放眼看东森、中天,没几句话就能入耳一次。

在《九降风》,《星空》,《蓝色大门》,《海角七号》《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蜢舺》《听说》《云水谣》《赛德莱巴克》等等这些台湾影片中着重推荐《海角七号》《云水谣》《蜢舺》和《赛德莱巴克》。每部你都不会失望的。

9月终于买到碟,虽然碟上一直悬挂着“SAMPLE”的字样,看之前,有人告诉我两个字“一般”,看之后,电影本身确实SO SO,尤其是男女主演,一塌糊涂,幸亏配角几乎全都是惊喜,茂伯、主席、马拉桑、警察、键盘女孩,包括林晓培吧。但是它的“不一般”,我是这样解读的,如题,《海角7号》是第一部终于真正确立了台湾本土意识的电影,很抱歉,我觉得有本土这个定语加强比较好,虽然“本土”这样的字眼会被人染上颜色,我这样讲,只是个人感受,想来会被拍砖,呵呵。

 

于我,对于台湾认识的明晰,有两个文本,吴浊流的《亚细亚的孤儿》、李昂的《迷园》,当《海角7号》被说美化日本的时候,我的看法是,这个片子,基本上淡化了意识形态,虽然并不是说导演魏德圣内心没有立场没有诉求,中孝介分演的日本教师的背影,最后码头上“光复”的红字横幅,都成为《海角7号》的背景。如果说钟理和当年的“原乡人”之梦,像李行、白景瑞等老导演作品里更为浓郁甚至可以说更为纯正的中国味,已经随着时代的迁移、政治生态的轮替,而渐渐消逝并融汇进入台湾本土化,侯孝贤“最好时光”四部曲(根据唐诺的定义)——《童年往事》《风柜来的人》《冬冬的假期》和《恋恋风尘》,等到《悲情城市》的横空出世,我们听到了无法言语的梁朝伟到笔语,我们听到了日语、普通话、闽南语、上海话,我们还听到了立川直树做的原声音乐,那种动人心魄的大历史横断面缝隙中的人物命运,遥望到内省,寻根到生根……可是,怎么生根,生根之后如何?“来亦来去难”的滚滚红尘,在侯孝贤 “台湾电影就是被我们搞死” 的戏谑中,终于经由《蓝色大门》、《盛夏光年》等小格局的青春成长迷茫,到《环岛练习曲》引领的清新单车之旅,到放松历史包袱的《海角7号》狂潮,我想,《海角7号》虽然淡化了来处,可它知道来处,然而更重要的是,他指向去处,或许只是尝试。

 

“最好的时光”,写下这个词组的时候,我惦记着观看那些与杨德昌、侯孝贤有关的时光,那些心里的感怀与悸动,想着自己渐渐滋生的白发及其他,想着唐诺那篇同名的经典美文的结尾(他写作该文时候似乎侯孝贤还没有完成那部《最好的时光》)——“最近听某人说回忆,解释为什么我们总是随着自己的老去,越发地容易想起童年,想起我们最原初的时光,只因为——那些最早来的,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读一次唏嘘一次。我一直很想考证下某人是谁,朱天心,还是朱天文,这是“嫌疑”最大的,虽然于我并没有意义,呵呵……

当然如果每次见到台湾总定义为小清新的话是显然不够的也是对台湾电影不公的,除了海角七号,魏德圣导演的另一部作品《赛德莱巴克》则是一部台湾式的《勇敢的心》况且还有获得金马奖的金马佳作《蜢舺》,只能说台湾盛产小清新可你不能说台湾就是小清新。

从前面就可以看到电影给我们展示了极其丰富的台湾生活画卷,人物纷杂,极具真实性,其实也就是所谓的接地气。导演用一个准确的方式把庞大复杂的电影叙述的很清晰。并且夹杂了了宏大而感人的历史背景,游刃有余,结构严谨。他的艺术之美除了他严谨的结构,和清晰的线索之外,他更能打动台湾观众乃至所有观众的一点是,它有一种独特的深深根植于台湾这片土地的情怀,台湾气息非常的浓。

 

对于一个生活在内地的大陆观众来说,台湾电影的困境多少不能让人理解。毕竟,台湾是华人文娱工业的一个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几十年来,从这个岛屿上向整个华人世界输出了无数的流行音乐、动漫产品和电脑游戏,当然还有动辄百万拥趸的超级明星,而这些因素又可以很方便地引入到电影系统之内,台湾电影的困境除了市场空间狭小之外,最重要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呢?看不到精良的制作,深刻的剧情,只是一些浮华的笑料罢了,导演钮承泽这句话或许道出了部分原因。《不能说的秘密》或许是在讨论台湾电影困境最不恰当的例子,因为这部电影在两岸三地都堪称成功的商业之作,另外不能回避的一点是《不能说的秘密》票房优异几乎是必然的,谁让这是一部周杰伦的电影呢?这部电影内地票房过亿,台湾和香港也是捷报频传。对此,人们毫不意外,作为一个颇具实力的青春偶像,那时候还没有人能够站在周杰伦右边。然而我们的疑问是:如果不是周杰伦,这部电影又会如何呢?它是一部建立在唱片工业基础上的电影作品,而不是建立在电影工业基础上的电影作品。

如果把海角七号仅仅划归为小清新的话,是不准确的,因为这部电影不仅台湾本土化气氛浓郁,而且极具台湾生活感,市井感,它让我们体会到真正的生活,而且其中又穿插了一段惊世动人的跨国之恋,这段跨国之恋不仅是这部电影最浓重的一笔,而且也使这部电影有了一种时代感,当然其中也不乏台湾固有的小清新,另外加一句它的摄影也很美。

海角七号在2008年公映一个月后,突破一亿人民币的票房。随后一路飙升,以4.6亿票房收官,成为近十年来最卖座的台湾电影。与此同时,他的影响力,远不止于台湾本土,在海峡对岸,也引起了大陆的年轻人的好奇与喜爱。尽管在第二年在中国上映时因热潮已过,票房不佳。但这部电影在大陆的影响力不能用票房来衡量的。

 

当然你如果有一个电影情怀的话可以看看侯孝贤的《悲情城市》和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这些都是大师级的作品。

 关于台湾电影很早之前就想写点什么的,可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心情一直不佳,也忙于各种事情,导致这一篇差点难产,加上又快考试了,今天如果再不写一下台湾电影,可能以后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如果说,《蓝色大门》讲述的是青春恋爱之前的故事的话,那么《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则是讲述了青春的青春恋爱的故事,而《海角七号》则更多的是讲述了成熟后的恋爱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足球比分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惜的是结尾,国境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