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足球比分|365bet足球投注|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春光乍泄上映二十周年,非典型性的典型港片

2019-09-20 15:53栏目:综合资讯
TAG:

同是以同性恋题材着手,比起李安的《断背山》渲染的西部唯美画面,王家卫的《春光乍泄》用黑白与彩色交替的、摇曳的、晃动的画面营造了另一番格调。
 
如果说《断背山》将两个牛仔的爱描写得足够大气和成熟的话,那么王家卫却用他独特的唯美的镜头感将一对同性恋的爱情处理得如此细腻。
《春光乍泄》比起《断背山》更大胆,更有张力,更随性,导演的视觉更是倾向于将两个男人的相处在处处生活细节上娓娓道来。
辉和荣的故事,就在生活中展开——

看过《春光乍泄》,不解片名原因,在网上去查这四个字的含义,其一的解释是女性走光的委婉说法,其二的解释很得我心,即:"形容春天明媚的阳光刚刚开始普照大地,温暖寰宇,使万物复苏 ,喻指事物刚刚开始的意思。"就如同何宝荣对黎耀辉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早上起来刷微博满屏都是《春光乍泄》上映二十周年。三年前的一个夏天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后来又时不时拿出来看过不下十次,这应该是《霸王别姬》和《东邪西毒》除外,我看得最多的一部电影。相对来说这部的观影感受相对其他两部要开心很多,虽然结局不好,但是前半部春光就够无数次回看。《春光乍泄》不是我最喜欢的电影,甚至不是我最喜欢的同性片,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断背山》,原因很简单,因为看了《断背山》我才对同性这个群体有更深的了解,而且看《断背山》的时间要比《春光乍泄》早很多。但是春光里面集结了我最喜欢的电影人,王家卫张国荣梁朝伟张震,外加杜可风的摄影。

荣是任性的,不羁的,他甚至常常撒野般地释放情绪。
辉是细腻的、忧伤的、简单的。他所想要的正如他在独白中说的那样“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荣,其实我不太希望他复原,他受伤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在荣受伤的那段时间里,尽管辉刻意地保持距离,但是他把所有的爱与关爱都表现在照顾荣的每个细节里,为他擦身子,为他驱虱子,即便高烧也为他做饭。
他以为他离开了,他看着那盏印着瀑布的灯非常地忧伤。
他害怕他离开,所以他买了好多的香烟。他藏了他的护照。
那时,他最想要的——是最近的距离。
 
 
可是,荣总是用他的方式伤害着辉,一次次的“让我们重新开始”来维系着两人的断断续续的情感。
“要不想被拒绝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辉开始拒绝,他说,“我和你不一样。”
该怎么放下?该怎么释怀那么深的爱恋?该怎么摆脱荣在心里烙下的影子。
辉始终纠结着,他那么的不开心,他发现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小张的出现是一个很契合很自然地过渡点。也是一个转折。
辉终于通过小张的录音机释放了自己的情感——那种抑制不住的难过和伤心以及无声里倾注了的思念和隐忍的爱。
 
关于爱,辉似乎渐渐明白,最近的距离并不是拴住荣的最好的方式,也不是爱的方式,该怎样爱?该怎样学会爱?
“我怕再听到他那句老话。”
“我只是不想再继续下去。”
辉留下荣的护照离开了。
对于一段分分合合纠缠不止的感情,他希望换一种方式来爱。
王家卫电影独具一格唯美的镜头,将整个画面颠倒过来,来映衬辉所说的——或许在地球的另一面,故事又会不一样呢?
这一刻,辉懂得了爱。
 
与此同时,荣在失去了辉以后,在那间小屋里伤心欲绝地哭泣。其实,他们都是深爱着彼此的,只是没有学会如何相爱。
这一刻,你会联想到荣在车里回头看辉的那个镜头。尽管他是那么的不羁却也掩饰不了心底的情愫。
这一刻,你或许读懂的是,我才刚刚到达爱的起点,你已转身离开。
 
 
 
 
美国西部的牧场风景像一整条宽幅度的大背景贯穿了《断背山》的全部。
而《春光乍泄》中,布宜洛斯艾利斯的瀑布就是一个点,点缀在影片最需要烘托情感的地方。
当它出现在小屋子里的台灯上,辉总是定神地看着它,辉离开后荣也是抱着它细细地体会。
而最后辉终于站在了瀑布前,“我始终认为站在这的应该是一对的。”
布宜洛斯艾利斯瀑布就是一个爱的畅想,也是爱的归宿。
 
无论是小张最终到达了美洲大陆南面最后一个灯塔,还是辉最终到达了布宜洛斯艾利斯瀑布。
都是这份爱情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因为所有的不开心被带到了世界的尽头。
所有的爱在瀑布前一倾而下地释放和表达。
 
故事为什么在辉去看到小张的父母而结束呢?辉或许在那一刻恍然理解到小张的那句独白“尽管在世界的尽头,我都感觉和父母那么近。”
而,无论是在地球的这一面还是那一面,我爱你,无论相距多远,我们的心都是那么近。  

王家卫导演的片子大多以碎片分离和独白串联的方式为特点,所以虽初看不知《春光乍泄》是王所导,但不用多久便不由联想起《重庆森林》,是谁导演也就不难揣测。带着浓重王家风味的文艺情怀的全片一个半小时看下来,的确颇有感悟。之所以影评取名叫做非典型性典型港片,无外乎两词之意——典型是因为全片笼罩在一股独特港式风情之中,非典型又是因为本片不仅取景阿根廷和台北,主人公从未出现在香港而且王家卫本人作为先锋派导演的确属于非典型。

电影实在是很简单,因一盏灯上面的瀑布展开的故事情节也到瀑布结束。整个电影充满这种相同情景不同心情的桥段。片头的瀑布和片尾的瀑布;黎耀辉没遇到何宝荣之前做接待脾气暴躁郁郁寡欢和重头来过之后春光满面喜笑颜开;片头酒吧厕所相遇和片尾街头厕所相遇;黎耀辉喝酒后才去见何宝荣和后面喝酒后用酒瓶打鬼佬;第一次受伤去拿手表时借烟抽和重头来过在出租车上的吸烟;两人看马赛时和何宝荣的激动和后面黎耀辉自己看球时的落寞;何宝荣穿靓衫上街买烟和穿便衣上街买宵夜;两人关系恶化时黎耀辉午后踢球的暴躁和后面踢球的愉快;何宝荣离开后的早晨黎耀辉在河边看汹涌的河水和将要回香港前在屠房冲刷地板的水;黎耀辉拿着录音机哭泣和何宝荣抱着被子泣不成声……

典型港片特色我想是不难说出的,依我之见,香港影片的特点往往有以下几种:

首先因为我是十分喜欢张国荣先生的,所以影片我先入为主喜欢何宝荣这个角色,因为太喜欢他了,所以处处包容他。就拿两段哭泣来说,个人认为黎耀辉的哭有小张要离开而伤心的成分,不全然是因为何宝荣。而何宝荣是实实在在因为黎耀辉。何宝荣的浪荡就如小张喜欢在外流浪,小张这么安心的出去玩是因为有家可以回,而何宝荣觉得无聊要分开一段时间是因为他觉得始终可以回到黎耀辉的身边。可是到影片的最后,小张要回家了,何宝荣却回不到黎耀辉的身边而独自一人哭泣。何宝荣在酒吧再次遇到黎耀辉后在车上抽烟回头看再转回来的那个眼神,就如你见到未放得下的前任虽然没有说话装作没看到,可是在他看不到的时候你总会忍不住流露出思念;何宝荣打了两次电话说要见黎耀辉,第二次黎耀辉喝醉了终于去了,两人吵起来,黎耀辉说要赚钱回香港,于是何宝荣偷了手表给他。被打后回来拿手表的何宝荣并没有被黎耀辉完全拒绝,于是,伤得更重的何宝荣终于有机会说:黎耀辉,不如我们重头来过。于是,画面都有了色彩。

第一大特色就是语言,但凡说的是粤语(被铲飞T T),另一就是配音,纯正的普通话配音却配有白色繁体字幕,字幕底下一般还有英文,此类影片定是香港制造,我猜因为从小耳濡目染繁体字幕而懂得辨认繁体的人应该不在少数,甚至因为像周润发周星驰一类巨星拥有专属配音演员乃至听到声音都知是谁出演的人也不少见。接着则是明星出演,但凡认得梁朝伟周润发张曼玉黎明张国荣梅艳芳周星驰林青霞这些撑起了香港电影新天地的优秀电影演员的人想必能认出电影是否香港制造。当然靠语言以及名角儿都只是最皮毛的分辨香港影片的方式。

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小张出现了。影片后面黎耀辉对小张说:你知你好似一个人啊,然后笑笑说是盲侠。其实谁都知道,他是觉得像何宝荣。拍这戏的时候张国荣正在准备开演唱会,只有三个月的拍摄时间,可是,王家卫是个没有剧本的导演,一拖再拖,拍到演唱会要开始了还没拍完,张国荣按照合约回港开演唱会,王家卫只好找来张震,说因为张震像张国荣。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特别不待见张震,后来看别的电影以及访谈,越来越喜欢张震这个人,张震演技方面倒没有让人觉得特别出色,也没有长得特别帅,可是他身上少年感特别强,看访谈看电影总能感受到,就像一个特别纯真的人,可能就是因为这种独特的气质让各种名导都喜欢和他合作吧。电影因为小张接了一个电话而让黎耀辉心里不安,怕何宝荣怀疑他们有染。就像何宝荣说的,要不是你心里有鬼你会怕我问又不敢告诉我?于是关系恶化。黎耀辉自然是对何宝荣在外浪荡心存芥蒂的,所以在这段感情里总是患得患失,他太怕何宝荣会离开他,于是何宝荣上街买烟后第二天买回来一堆烟。可能因为小张和何宝荣那么像,所以何宝荣离开后的那个夏天,黎耀辉和小张一起踢球也觉得日子过得飞快;所以小张要去世界尽头前对着录音机哭泣;所以后面小张要离开了拥抱小张的时候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所以在回香港前一天还去台北小张家看了。

第二点便是元素,港式电影的人物元素十分鲜明,大致可分为三类即:小人物,英雄人物以及边缘人物,小人物一般出现喜剧,生活类电影为多例如《志明与春娇》《我爱HK香港万岁》以及周星驰无厘头喜剧之中,英雄人物则多包含在《赌神》《赌圣》《黄飞鸿》一票更具商业化元素的影片中,边缘人物中常见的是黑社会人物,妓女,杀手,同性恋一类构成故事。当然,不仅是人物,影片色彩除开喜剧一般多见阴郁,颜色偏蓝色及黄绿色,取景一般于九龙街角(《旺角黑夜》《花样年华》)或是高楼大厦层出不穷,或是拥挤人群或是寂寞黑夜,典型的环境因素·······这些都乃港片的特点。

何宝荣的玩世不恭和黎耀辉的渴求安稳注定会是个悲伤的结局,跑马灯上瀑布下面是两个人,而最终只有黎耀辉一个人去看瀑布了。黎耀辉这个角色自然是没那么讨喜,可却是比较真实。生活中要真遇到何宝荣这样的人,估计你也会不想再开始,可是,张国荣凭借自己的魅力,把何宝荣这个本该讨人厌的角色演得分外讨喜,大家都心疼他,反而去责备一直以来被分开一段时间的黎耀辉。影片最后《happy together》再次响起,可是黎耀辉和何宝荣也只能在片尾字幕工作人员名单里面在一起了。

更往深层走就我的水平怕是难以说清道明,但可以发现同时期中国大陆甚至台湾影片则带有明显政治色彩,而喜爱叙事、节奏明快的香港电影以其娴熟流畅的剪辑技术、类似好莱坞的商业化营销方式、再加上多少有点时代并不关几的兀立姿态脱颖而出并产生了一大票拥簇者我想也能称之为港片们的特色。

本来电影里面还有关淑怡,这个在堕落天使里面唱《忘记他》的女歌手,这个有着特别的嗓音的人,她在阿根廷很长的一段时间,拍了很多素材,可是成片里一个镜头不留。张国荣说王家卫是个聪明的人,他拍同性恋并没有特别处理,就像拍一般的感情戏一般。同性恋和异性恋在感情里其实都一样。也因为这部戏,张国荣说不再与王家卫合作,在日后某次颁奖典礼的后台两人差点相遇,张国荣倒是像个小孩一样躲了起来。97年的张国荣,开始在专辑里面探讨性和同性的主题,97年他也因为受到《春光乍泄》的探戈的启发在演唱会上穿红色高跟鞋染着红唇与男舞伴跳了一曲《红》,不知惊艳了多少人,后来又以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妈妈和唐先生公开出柜。可是,那一年的香港金像奖,给他提名最佳男主,影帝给了梁朝伟,却反而奚落诋毁了张国荣一番,戏内戏外都让人心疼啊。

拉拉杂杂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强调《春光乍泄》这部影片,拥有了港片最基本的韵味,却又被王家卫诠释的别具一格。

前段时间,台湾同性恋已经合法化,再过不久只要修改宪法,台湾同性也可以结婚了。我一直期盼着《春光乍泄》可以在大陆重映,不管是十年后还是几十年后。

华丽而又细腻的色彩应用十分夺目,从影片由何宝荣(以下称荣)以及黎耀辉(称辉)的做爱镜头开始,当前几秒还是彩色,我刚刚将注意力放在旋转不停的蓝色瀑布走马灯上时便转为黑白色,想必导演用意也正是凸显出灯在两人关系中的重要地位,辉和荣随后说定要一起去找灯上瀑布的位置,后因争吵两人分手,接着又因荣受伤而复合,画面里荣和辉坐在出租车上,受伤的荣头吸过辉的一口烟后头轻轻地靠在辉的肩膀,我方才注意到色彩由黑白重新转为偏橙的彩色,两人此时的情感演到最浓烈处。不久荣伤好,他因为护照又与辉产生争执而分手,其间插入一段辉坐在小船上迷茫张望的画面,色彩至此从偏橙变为偏蓝,仿佛叙说辉心情的无奈与绝望。不仅仅是色彩的转换,还有诸如像荣伏在辉肩上时是以夺人凌烈的蓝色天空为背景、辉背靠在厕所里大片孤独的白色,在屠宰场冲猪血的鲜红色、踢球刺目的阳光,甚至是荣身上招摇的黄色皮衣······这些色彩的运用不仅巧妙,更蕴含着某些意喻供人体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狒狒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碎片式的剪辑多少非典型于其他香港影片,比如两人分手之后形而上的插入的一段瀑布镜头以作两人情感结果的隐喻,所以当结局辉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在瀑布前便与两人的原计划做出鲜明对比,当然这是后话。再比如一下两人争论谁睡沙发谁睡床一下两人压马路冷到感冒一下又在厨房里踩着探戈步相互依偎——在王家卫的眼里,仿佛时间是停滞的,仿佛又是在飞奔着的,最显著的则是在影片即将结束前,辉一人面对呼啸凶猛的大瀑布最终决定回香港,于此同时荣租下辉如今已离开的房间买烟,擦地,修好走马灯,然后搂着被子失声痛哭,而此刻的小张呢,他带着录音机在南美的最末端,叫做世界尽头的地方听阵阵涛声埋葬悲伤的回忆。这一段美得不像话,也悲的不像话。辉决定抛弃对荣的感情重新在地球另一端,属于他的家开始新的生活,而荣却决定回到辉身边,因为他自以为是的觉得生活仍能像走马灯一样循循复复。一切从头开始。

最令人佩服王家卫导演的一点,是在于他可以不依靠情节的张力而靠独白和音乐表达人物情感,而恰恰是这种独白,反倒图添莫名的疏离感,在王的电影里,人仿佛是以个体形式单独存在的,现实也仿佛随着荣辉二人到阿根廷一个叫做布伊洛斯艾利斯(我没看电影的话听都没听过)的城市而远去,然而,港片就是港片,无处逃离的环境元素依旧存在,冰冷的探戈酒吧,华人餐厅,便利店和小吃店,虽说人物从香港这一环境中脱离出来,可越是周遭外国人纷纷扰扰,越让人感到孤独,在这点上,HK电影,尤其是反应边缘人生活的电影中,孤独这一意象屡见不鲜。(如《青苔》、《门徒》等)在《春光乍泄》中“孤独”二字表现最明显的片段便是,自荣二度离开辉之后,辉在屠宰场做工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寂寞了就在公厕找人打一炮,累了便在地球的另一端想念不仅是时间更是地理位置完全反转的香港,此时是1997年,香港回归,而辉,也想回归现实了。

伏笔很多,暗示很多,一来是能力问题,二来是时间问题,就不再逐一评述了。最后想说的是——无论是没有目标,总处于游离状态的荣,还是一味迁就荣,孤独无奈的辉,又或是看起来很有方向内心踌躇满志的小张,多多少少都代表了一类人,一类渴望自由,渴望逃避现实的人,而这些人就像王家卫的电影一样,在这个也许是好的,也许是不好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里,作为典型里的不典型而存在着。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足球比分发布于综合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光乍泄上映二十周年,非典型性的典型港片